管家婆六和网
新常态,新在哪?(特别报道・新常态 平常心)
添加时间:2019-01-21
 

  “从速度层面看,经济增速换挡回落、从从前10%左右的高速增长转为7%―8%的中高速增长是新常态的最基本特色。”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王一鸣说。

  2013年,我国第三产业(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46.1%,首次超过第二产业;今年上半年,这一比例攀升至46.6%。“美国等发达国家服务业已占GDP的80%以上,新常态下,我国服务业比重回升将是长期趋势。”王一鸣说。

  ――新动力。

  2011年末,我国城镇人口比重达51.27%,数量首次超过乡村人口。随着国家新型城镇化战略的履行,城镇化速度将不断加快,城乡二元结构逐步攻破。区域差距也将逐渐拉近。

  ――编 者

  环视世界,当一个国家或地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后,都会浮现增速“换挡”气象:1950年―1972年,日本GDP年均增速为9.7%,1973年―1990年期间回落至4.26%,1991年―2012年期间更是降至0.86%;1961年―1996年期间,韩国GDP年均增速为8.02%,1997年―2012年期间仅为4.07%;1952年―1994年期间,我国台湾地区GDP年均增长8.62%,1995年―2013年期间下调至4.15%。

  2012年,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自2006年以来首次超过投资。从今年上半年数据看,最终破费对GDP增长奉献率达54.4%,投资为48.5%,出口则是负2.9%。

  楼市风险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今年上半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6%,销售额下降6.7%,截至7月底,46个限购城市中已有超过半数城市放松限购,对比过去房价“越调越涨”的灼热情形,当下楼市确实有点冷。

  从风险层面看,新常态下面临新的挑衅,一些不判断性风险显性化。

  ――多挑战。

  国度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指着电脑上的一幅经济增速曲线图说。

  需求构造方面,花费须要逐渐成为需要主体。

  实质上就是进入高效率、低成本、可持续的中高速增长阶段

  新常态,新特征

  产业结构方面,第三产业逐步成为产业主体。

  多数专家认为,新常态主要有四个特征:

  ――优结构。

  从动力层面看,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将从因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这条稳固起伏的曲线显示,中国改造开放30多年来,GDP增速只有3次连续2―3年低于8%:第一次是1979―1981年,第二次是1989―1990年,第三次是1998―1999年,这3次回落重要是受到外部短期因素的搅扰,每次过后又回到了高速增加的轨道上。

【1】【2】下一页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GDP年均增长9.8%,国家财政收入年均增长14.6%,而城镇居民人均可部署收入跟城市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添辨别仅为7.4%和7.5%。在新常态下,这种情况将发生改变。瑞士信贷2011年发布的报告猜想,未来5年内,中国的工资收入年均增速将达19%,超过GDP增速。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时强调,我国发展仍处于主要策略机遇期,咱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点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策略上的平常心态。随着上半年经济数据的陆续暴露,人们对新常态也有了更真切的意识跟感想。

  “综合这些特征不争脸出,我国当前的经济新常态,本质上就是经济发展告别过去传统粗放的高速增长阶段,进入高效力、低成本、可持续的中高速增长阶段。”王一鸣说。

  何谓“新常态”?从字面上看,“新”就是“有异于旧质”;“常态”就是时常发生的状况。新常态就是不同以往的、相对牢固的状态。这是一种趋势性、不可逆的发展状态,象征着中国经济已进入一个与过去30多年高速增长期不同的新阶段。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持续坚持在公平区间,但楼市风险、地方债危险、金融风险等潜在风险促浮出水面。这些危险因素彼此关联,有时一个点的暴发也可能引起连锁反应。

  收入调配结构方面,居民收入占比回升,更多分享改革发展成果。

  这次,也就是第四次正在出现:2012年、2013年,我国GDP均增长7.7%,2014年预期目标是7.5%,上半年为7.4%。“这次不是景气循环周期的下行区间,而是经济增长阶段的根本性转换,中国经济可能要离别过去的高速度了。”潘建成说。

  公民视觉

  那么,究竟什么是新常态,其主要特征是什么?应怎么正确看待新常态?该如何适应新常态?本报推出“新常态 平凡心”一组三篇特别报道,以期可能回答这些问题,供广大读者和有关方面参考。

  而中国经济的这一变革,与一个叫“新常态”的名词周密相关。

  “不少国家的经济增速都是从8%以上的‘高速挡’直接切换到4%左右的‘中速挡’,而中国经济有望在7%―8%的‘中高速挡’运行一段时光”,国家信息中央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分析,这是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展很不平衡的大国,各个经济单元能接续发力、绵延不绝,导致发展能量巨大而久长。“比喻,当服务业在东部地区崛起时,退出的制作业不会消失,而是转移到西部地区,推动西部经济快速增长。”

  ――中高速。

  从结构层面看,新常态下,经济结构发生全面、深刻的变更,始终优化升级。

  城乡区域结构方面,城乡区域差距将逐步缩小。

  1998年至2008年,全国范畴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年均增速高达35.6%,而到2013年降至12.2%,今年1至5月仅为5.8%。“制造业的持续艰难表明,跟着劳能源、资源、土地等价格上扬,从前依靠低因素本钱驱动的经济发展方式已难以为继,必须把发展能源转换到科技翻新上来”,国务院发展研讨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晋平说。

  在这些结构变迁中,提高生产力一直产生、扩展,掉队出产力不断萎缩、退出,既呈现一系列新的增长点,也使一些行业付生产能过剩等沉重代价。

  “这次,恐怕是回不去了!”